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武汉7066辆公交车将设一键报警装置

  • 分类:小说

新华网武汉11月1日电(记者冯国栋、李劲峰) 公交车上一旦发生暴恐袭击、不法侵害等警情,司机只需按下按钮,即可实现呼叫报警、同步传送车内画面和声音。记者1日从武汉市公安局获悉,武汉警方将联合公交集团,在全市7066辆公交车上安装这种“一键报警”装置。  目前,武汉市7066辆公交车已安装车载视频监控系统,包含GPS定位和4个视频监控。监控信号通过无线3G网络接入公交集团服务器,再通过光纤传输到武汉市公安局监控平台。但这套系统暂时只能调取视频,司机报警仍然要拨打110。  据武汉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公交车车载“一键式”报警装置建成后,司机无需再拨打110,只需按下按钮,即可实现呼叫报警、同步传送车内画面和声音。警方能第一时间调取车内实时视频画面和车辆GPS地理位置,掌握现场情况,快速指挥调度警力前往处置。  此前,武汉警方还宣布将在全市1983所中小学和幼儿园安装“一键报警”装置。(原标题:武汉7000多辆公交车将设“一键报警”)编辑:

中新网3月12日电 据香港《星岛日报》网站报道,香港警方新成立的网络安全及科技罪案调查科探员,采取一项名为“跨栏”行动,12日在全港多个地点,拘捕16人,他们涉嫌藏有儿童色情物品。  被捕的15男1女,年龄介乎20至49岁,他们分别在一些海外网站下载儿童色情影片及刊物。警方经过调查后,向法庭申请搜查令,采取拘捕行动。  其中在牛头角上邨常泰楼一个单位,警方拘捕一名报称任职厨工的23岁男子,在其计算机内发现100套儿童色情短片,大部分都是下载得来,另有50张照片。  警方表示,今次的行动仍然继续,不排除再有人被捕。编辑:

中国民航局表示,随着热衷当飞行员的人梦想在新航空服务机构内从事高薪工作,中国将需要在2035年前培养约50万名民航飞行员,而目前仅有数千名。  这一航空热潮恰逢中国将从明年起允许私人飞机不需军方批准即可在1000米以下的空域飞行,以寻求促进本国交通基础设施发展。商业航线并不受影响,但已有200多家新企业申请通用航空经营许可证,而挥金如土的中国富豪们也在渴望允许其私人飞机升空。  中国民航局的培训机构每年仅能培养100名飞行员。就在中国现有的其他12家飞行学校跃跃欲试之际,外国机构也在与中国企业联手合作,准备为学员提供培训费用高达数十万美元的新课程。  “我们在2010年招收的首批学员,大多是渴望获得私人飞行执照的商人,”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副院长孙凤伟表示,“但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希望学习驾驶飞机,为的是能在通用航空公司内谋得一个职位。”  尽管一个崭新的行业将存在未知数,但各家企业都自认为将从中获利,而飞行学员也坚信将能从事梦想职业。天津某飞行院校的28岁学员宗瑞即是其中的一位。“通用航空的飞行员薪酬很丰厚,”他说,“只要能找到工作,我就能轻松地在两年内偿还50万元学费。”  业内高管预计,今年年底前,北京将公布明年开放1000米以下空域的指导细则,并有望在2020年将开放空域扩展至3000米以下空域。  全球小型飞机制造商对中国蓬勃发展的通用航空市场的关注由来已久,如今国际航空服务提供商也在对其寄予厚望。“我为机遇而来,”澳大利亚某公司的培训经理彼得·麦肯基如是说。  尽管中国的新飞行学员大多意在获取作为今后从业资格的“飞机驾照”,但对中国某些更富裕的阶层而言,这是投身于一项奢华新爱好的关键。比如,在33岁的广告商李征看来,开豪车已不再令他兴奋,他已将目光投向驾驶自己的飞机。(原标题:英媒:飞行员培训热将满足中国富豪奢华爱好)编辑:

韩磊,“大兴摔童案”的行凶者。昨天上午,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北京一中院对他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随着一声枪响,他的40年光阴画上了句号。  临刑前,韩磊全身的肌肉因极度紧张而不停颤抖。面对生命的终结,韩磊很怕,这是人之常情。但他终将要为自己残忍剥夺一个无辜幼小生命的行为,接受法律的惩罚。    昨天早晨,韩磊安静地坐在暂押室里,一言不发。与他同一天被执行的犯人里,有因为紧张而呕吐的,有不停要求上厕所的,而韩磊只是静静地坐着,穿着蓝色的秋衣和蓝色的秋裤,面色苍白。  法警安慰死刑犯们“服从命令,临上路前一人再抽一根烟”。韩磊此时才第一次开口,“谢谢领导”,脸上带着惊喜,随即他脸上的肌肉开始抖动,整个身子也随着战栗。  “能看得出他有多紧张。”多次面对死刑犯临刑的人说,韩磊属于其中紧张级别比较高的。  距离验明正身还有10多分钟,韩磊喝下法警递过来的水,之后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抽完了一根烟,“还能再抽一根吗?”韩磊问。“歇一会儿再抽吧。”法警说。“没事儿,我没事儿。”韩磊小声嘀咕了一句。  得到第二根烟后,韩磊的表情平静了许多:“酒,都是喝酒害的,真的不应该醉酒。”    沉默了一阵,韩磊问,“昨天我妈妈和姐姐回去的路上还好吗?”听法警说“情绪还挺正常的”之后,韩磊点点头,放松了许多。前天,韩磊的母亲和姐姐来到法院,和他见了最后一面。  很快,法警队长宣布了提人的命令,法警开始为死刑犯整理衣装。  韩磊按照命令把双手抱在脑后,握得紧紧的,指关节都已发白。整理完着装,他双手合十默默地祈祷。  一分钟后,排在执行名单第一号的韩磊,被带起前往法庭。  法庭内,法官宣读了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决定,遵照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北京一中院对韩磊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随后,韩磊被带出法庭,押往囚车,脚镣声渐行渐远。   韩磊的父亲告诉记者:“会见家属时,韩磊对他妈说‘妈,我现在改了’,‘改了,也来不及了’,他母亲哭着告诉他家人都好,让他放心上路。”  韩磊的父亲说,现在家人的身体都还好,时间过了很长,也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虽然希望政府能给韩磊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但家人都明白,一切已经无可挽回。”韩磊的父亲说。  “是我年轻时对他关心太少,我有错。”韩磊的父亲在韩磊还未出生时就离开家,到大山中参与国家建设,再见到韩磊时,他已经8岁多了。  韩磊在执行完上一次刑罚出狱后,家里腾了一个房间给他,但是韩磊因为忙于生意很少回家住。因为家里面积不大,韩磊走后,两位白发老人将收拾好他的东西封存,不再保留他的房间。  ■  韩磊,北京人。1989年,15岁的他因盗窃一辆自行车被拘留7天。1992年,因为公交车上与人挤碰,韩磊打架被拘留10天。1996年1月,22岁的韩磊因盗窃汽车被判处无期徒刑。2012年10月5日,韩磊通过参加劳动、参加学习等方式获得6次减刑提前出狱。  狱中,热爱文学的韩磊积极学习考取文凭,并写了一篇自传体小说《昔我往矣》。小说中,韩磊用一连串的“假如”表达着他对过往的痛悔以及对生活的醒悟。  然而,人生没有“假如”。出狱9个月后,他再一次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2013年7月23日,韩磊酒后,因停车与年轻母亲发生争执,举起婴儿车中的女婴从近两米高度摔下。50个小时后,女婴死亡。  被抓后,韩磊接受采访时声泪俱下请求司法机关判处他死刑:“您一定要判我死刑,我真不活了,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我从被抓以后,我这20多天,每天特别痛苦,我真的不想活了。”  2013年9月16日,韩磊在北京市一中院受审。庭审中,韩磊的发言超20分钟,面对可能到来的严厉判罚,韩磊一直在生的渴望和以死赎罪之间徘徊纠结。“我良心上受不了,承认孩子的死亡是我造成的,我愿意给孩子抵命。”最后他写了一封求死书。  9月25日,北京一中院判处韩磊死刑。  2013年11月29日,北京高院维持原审死刑判决。  京华时报记者孙思娅(原标题:韩磊临刑前情绪紧张连抽两根烟)编辑:

京华时报讯(记者孟凡泽)11月9日,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高湖镇羊角村一女性村民上山捡茶籽时,被一肖姓公职人员射杀身亡。案发时肖在打猎,后向衡东县警方自首被刑拘。  昨天上午,湖南衡阳官方通报了11月9日发生在衡东县高湖镇非法打猎致人死亡事件。犯罪嫌疑人肖卫东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已被衡东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此外警方已经对另外同行10人进行传唤,进行案件的进一步调查。   衡阳官方发布信息称,2014年11月9日,衡东县高湖镇羊角村发生一起非法持有枪支非法打猎致人死亡案。当天犯罪嫌疑人肖卫东向衡东县公安局杨林派出所投案自首。  肖卫东投案后,衡东公安对其进行了多次讯问,肖卫东供述罗运英系自己持双管猎枪打死,但对是否有同行人员避而不谈,使侦破工作较长时间没有取得突破。衡阳市主要领导获知情况后,高度重视,指示市公安局派员参与案件侦破,市纪委介入调查。  11人同行打猎经查,11月9日上午,肖卫东(衡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蒸湘区分局餐饮科职工)、李某禄(南华大学后勤处水电科电工)、颜某冬(湘衡盐矿职工)、刘某国(湘衡盐矿职工)、何某生(湘衡盐矿退休职工)、何某正(衡阳市中心医院药剂科药剂员)、徐某阳(个体户主)、周某平(装修工人)、欧阳某(衡南县退休干部、主任科员)、谭某林(今天化工厂下岗职工)、肖某华(衡东县高湖镇供销社退休职工)等11人分乘3辆汽车前往衡东县高湖镇羊角村打猎。肖卫东、李某禄、欧阳某三人乘坐周某平驾驶的黑色比亚迪轿车(车牌号湘DB6820,周某平私车),谭某林、何某正二人乘坐徐某阳驾驶的黑色大众轿车(车牌号湘D1166D,徐某阳私车),颜某冬、刘某国乘坐何某生驾驶的灰色微型面包车(车牌号湘DE3115,系借同事颜某明私车),肖某华为衡东县高湖镇人,没有乘车。    通报称,当日12时许,一行人到达衡东县高湖镇羊角村地段,肖卫东发现前方约20米处的柴草中有黑影晃动,以为是野猪,遂用双管猎枪(系欧阳某所有)朝黑影开了一枪,致使正在树林里捡拾茶籽的农妇罗运英死亡。  经法医鉴定,罗运英左面部孔状裂创,左颈后部、右上胸部贯穿创,左上胸外侧部孔状裂创,符合霰弹枪一枪射击特征,致罗运英双肺破裂,急性大出血死亡。经调查、审讯证实,除肖卫东开了一枪致罗运英死亡外,其他人没有开枪。   目前,犯罪嫌疑人肖卫东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已被衡东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衡东县公安局已依法对欧阳某等10人进行了传唤,对欧阳某涉嫌非法持有枪支一案正在作进一步侦查。衡阳市纪委、市监察局正在取证核实涉案党员和公职人员情况,并将依纪依规作出严肃处理。  而有媒体报道,死者家属称当日有村民见到并不止一把枪,同行10人中,到底有几把枪,官方并未披露。此外,媒体披露,欧阳某系衡南县体育局原局长。但该说法未得到官方证实,关于枪的来源官方也未澄清。(原标题:打猎射杀农妇案破同行10人身份查清)编辑:

武汉7066辆公交车将设一键报警装置

新华网武汉11月1日电(记者冯国栋、李劲峰) 公交车上一旦发生暴恐袭击、不法侵害等警情,司机只需按下按钮,即可实现呼叫报警、同步传送车内画面和声音。记者1日从武汉市公安局获悉,武汉警方将联合公交集团,在全市7066辆公交车上安装这种“一键报警”装置。  目前,武汉市7066辆公交车已安装车载视频监控系统,包含GPS定位和4个视频监控。监控信号通过无线3G网络接入公交集团服务器,再通过光纤传输到武汉市公安局监控平台。但这套系统暂时只能调取视频,司机报警仍然要拨打110。  据武汉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公交车车载“一键式”报警装置建成后,司机无需再拨打110,只需按下按钮,即可实现呼叫报警、同步传送车内画面和声音。警方能第一时间调取车内实时视频画面和车辆GPS地理位置,掌握现场情况,快速指挥调度警力前往处置。  此前,武汉警方还宣布将在全市1983所中小学和幼儿园安装“一键报警”装置。(原标题:武汉7000多辆公交车将设“一键报警”)编辑:

中新网3月12日电 据香港《星岛日报》网站报道,香港警方新成立的网络安全及科技罪案调查科探员,采取一项名为“跨栏”行动,12日在全港多个地点,拘捕16人,他们涉嫌藏有儿童色情物品。  被捕的15男1女,年龄介乎20至49岁,他们分别在一些海外网站下载儿童色情影片及刊物。警方经过调查后,向法庭申请搜查令,采取拘捕行动。  其中在牛头角上邨常泰楼一个单位,警方拘捕一名报称任职厨工的23岁男子,在其计算机内发现100套儿童色情短片,大部分都是下载得来,另有50张照片。  警方表示,今次的行动仍然继续,不排除再有人被捕。编辑:

中国民航局表示,随着热衷当飞行员的人梦想在新航空服务机构内从事高薪工作,中国将需要在2035年前培养约50万名民航飞行员,而目前仅有数千名。  这一航空热潮恰逢中国将从明年起允许私人飞机不需军方批准即可在1000米以下的空域飞行,以寻求促进本国交通基础设施发展。商业航线并不受影响,但已有200多家新企业申请通用航空经营许可证,而挥金如土的中国富豪们也在渴望允许其私人飞机升空。  中国民航局的培训机构每年仅能培养100名飞行员。就在中国现有的其他12家飞行学校跃跃欲试之际,外国机构也在与中国企业联手合作,准备为学员提供培训费用高达数十万美元的新课程。  “我们在2010年招收的首批学员,大多是渴望获得私人飞行执照的商人,”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副院长孙凤伟表示,“但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希望学习驾驶飞机,为的是能在通用航空公司内谋得一个职位。”  尽管一个崭新的行业将存在未知数,但各家企业都自认为将从中获利,而飞行学员也坚信将能从事梦想职业。天津某飞行院校的28岁学员宗瑞即是其中的一位。“通用航空的飞行员薪酬很丰厚,”他说,“只要能找到工作,我就能轻松地在两年内偿还50万元学费。”  业内高管预计,今年年底前,北京将公布明年开放1000米以下空域的指导细则,并有望在2020年将开放空域扩展至3000米以下空域。  全球小型飞机制造商对中国蓬勃发展的通用航空市场的关注由来已久,如今国际航空服务提供商也在对其寄予厚望。“我为机遇而来,”澳大利亚某公司的培训经理彼得·麦肯基如是说。  尽管中国的新飞行学员大多意在获取作为今后从业资格的“飞机驾照”,但对中国某些更富裕的阶层而言,这是投身于一项奢华新爱好的关键。比如,在33岁的广告商李征看来,开豪车已不再令他兴奋,他已将目光投向驾驶自己的飞机。(原标题:英媒:飞行员培训热将满足中国富豪奢华爱好)编辑:

韩磊,“大兴摔童案”的行凶者。昨天上午,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北京一中院对他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随着一声枪响,他的40年光阴画上了句号。  临刑前,韩磊全身的肌肉因极度紧张而不停颤抖。面对生命的终结,韩磊很怕,这是人之常情。但他终将要为自己残忍剥夺一个无辜幼小生命的行为,接受法律的惩罚。    昨天早晨,韩磊安静地坐在暂押室里,一言不发。与他同一天被执行的犯人里,有因为紧张而呕吐的,有不停要求上厕所的,而韩磊只是静静地坐着,穿着蓝色的秋衣和蓝色的秋裤,面色苍白。  法警安慰死刑犯们“服从命令,临上路前一人再抽一根烟”。韩磊此时才第一次开口,“谢谢领导”,脸上带着惊喜,随即他脸上的肌肉开始抖动,整个身子也随着战栗。  “能看得出他有多紧张。”多次面对死刑犯临刑的人说,韩磊属于其中紧张级别比较高的。  距离验明正身还有10多分钟,韩磊喝下法警递过来的水,之后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抽完了一根烟,“还能再抽一根吗?”韩磊问。“歇一会儿再抽吧。”法警说。“没事儿,我没事儿。”韩磊小声嘀咕了一句。  得到第二根烟后,韩磊的表情平静了许多:“酒,都是喝酒害的,真的不应该醉酒。”    沉默了一阵,韩磊问,“昨天我妈妈和姐姐回去的路上还好吗?”听法警说“情绪还挺正常的”之后,韩磊点点头,放松了许多。前天,韩磊的母亲和姐姐来到法院,和他见了最后一面。  很快,法警队长宣布了提人的命令,法警开始为死刑犯整理衣装。  韩磊按照命令把双手抱在脑后,握得紧紧的,指关节都已发白。整理完着装,他双手合十默默地祈祷。  一分钟后,排在执行名单第一号的韩磊,被带起前往法庭。  法庭内,法官宣读了最高法院的死刑复核决定,遵照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北京一中院对韩磊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随后,韩磊被带出法庭,押往囚车,脚镣声渐行渐远。   韩磊的父亲告诉记者:“会见家属时,韩磊对他妈说‘妈,我现在改了’,‘改了,也来不及了’,他母亲哭着告诉他家人都好,让他放心上路。”  韩磊的父亲说,现在家人的身体都还好,时间过了很长,也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虽然希望政府能给韩磊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但家人都明白,一切已经无可挽回。”韩磊的父亲说。  “是我年轻时对他关心太少,我有错。”韩磊的父亲在韩磊还未出生时就离开家,到大山中参与国家建设,再见到韩磊时,他已经8岁多了。  韩磊在执行完上一次刑罚出狱后,家里腾了一个房间给他,但是韩磊因为忙于生意很少回家住。因为家里面积不大,韩磊走后,两位白发老人将收拾好他的东西封存,不再保留他的房间。  ■  韩磊,北京人。1989年,15岁的他因盗窃一辆自行车被拘留7天。1992年,因为公交车上与人挤碰,韩磊打架被拘留10天。1996年1月,22岁的韩磊因盗窃汽车被判处无期徒刑。2012年10月5日,韩磊通过参加劳动、参加学习等方式获得6次减刑提前出狱。  狱中,热爱文学的韩磊积极学习考取文凭,并写了一篇自传体小说《昔我往矣》。小说中,韩磊用一连串的“假如”表达着他对过往的痛悔以及对生活的醒悟。  然而,人生没有“假如”。出狱9个月后,他再一次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2013年7月23日,韩磊酒后,因停车与年轻母亲发生争执,举起婴儿车中的女婴从近两米高度摔下。50个小时后,女婴死亡。  被抓后,韩磊接受采访时声泪俱下请求司法机关判处他死刑:“您一定要判我死刑,我真不活了,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我从被抓以后,我这20多天,每天特别痛苦,我真的不想活了。”  2013年9月16日,韩磊在北京市一中院受审。庭审中,韩磊的发言超20分钟,面对可能到来的严厉判罚,韩磊一直在生的渴望和以死赎罪之间徘徊纠结。“我良心上受不了,承认孩子的死亡是我造成的,我愿意给孩子抵命。”最后他写了一封求死书。  9月25日,北京一中院判处韩磊死刑。  2013年11月29日,北京高院维持原审死刑判决。  京华时报记者孙思娅(原标题:韩磊临刑前情绪紧张连抽两根烟)编辑:

京华时报讯(记者孟凡泽)11月9日,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高湖镇羊角村一女性村民上山捡茶籽时,被一肖姓公职人员射杀身亡。案发时肖在打猎,后向衡东县警方自首被刑拘。  昨天上午,湖南衡阳官方通报了11月9日发生在衡东县高湖镇非法打猎致人死亡事件。犯罪嫌疑人肖卫东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已被衡东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此外警方已经对另外同行10人进行传唤,进行案件的进一步调查。   衡阳官方发布信息称,2014年11月9日,衡东县高湖镇羊角村发生一起非法持有枪支非法打猎致人死亡案。当天犯罪嫌疑人肖卫东向衡东县公安局杨林派出所投案自首。  肖卫东投案后,衡东公安对其进行了多次讯问,肖卫东供述罗运英系自己持双管猎枪打死,但对是否有同行人员避而不谈,使侦破工作较长时间没有取得突破。衡阳市主要领导获知情况后,高度重视,指示市公安局派员参与案件侦破,市纪委介入调查。  11人同行打猎经查,11月9日上午,肖卫东(衡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蒸湘区分局餐饮科职工)、李某禄(南华大学后勤处水电科电工)、颜某冬(湘衡盐矿职工)、刘某国(湘衡盐矿职工)、何某生(湘衡盐矿退休职工)、何某正(衡阳市中心医院药剂科药剂员)、徐某阳(个体户主)、周某平(装修工人)、欧阳某(衡南县退休干部、主任科员)、谭某林(今天化工厂下岗职工)、肖某华(衡东县高湖镇供销社退休职工)等11人分乘3辆汽车前往衡东县高湖镇羊角村打猎。肖卫东、李某禄、欧阳某三人乘坐周某平驾驶的黑色比亚迪轿车(车牌号湘DB6820,周某平私车),谭某林、何某正二人乘坐徐某阳驾驶的黑色大众轿车(车牌号湘D1166D,徐某阳私车),颜某冬、刘某国乘坐何某生驾驶的灰色微型面包车(车牌号湘DE3115,系借同事颜某明私车),肖某华为衡东县高湖镇人,没有乘车。    通报称,当日12时许,一行人到达衡东县高湖镇羊角村地段,肖卫东发现前方约20米处的柴草中有黑影晃动,以为是野猪,遂用双管猎枪(系欧阳某所有)朝黑影开了一枪,致使正在树林里捡拾茶籽的农妇罗运英死亡。  经法医鉴定,罗运英左面部孔状裂创,左颈后部、右上胸部贯穿创,左上胸外侧部孔状裂创,符合霰弹枪一枪射击特征,致罗运英双肺破裂,急性大出血死亡。经调查、审讯证实,除肖卫东开了一枪致罗运英死亡外,其他人没有开枪。   目前,犯罪嫌疑人肖卫东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已被衡东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衡东县公安局已依法对欧阳某等10人进行了传唤,对欧阳某涉嫌非法持有枪支一案正在作进一步侦查。衡阳市纪委、市监察局正在取证核实涉案党员和公职人员情况,并将依纪依规作出严肃处理。  而有媒体报道,死者家属称当日有村民见到并不止一把枪,同行10人中,到底有几把枪,官方并未披露。此外,媒体披露,欧阳某系衡南县体育局原局长。但该说法未得到官方证实,关于枪的来源官方也未澄清。(原标题:打猎射杀农妇案破同行10人身份查清)编辑:

分类:小说

时间:2016-01-08 10:1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