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北京学区房正退烧 西城房价3个月累计下跌近13%

  • 分类:搞笑

原标题:北京学区房正退烧 西城房价3个月累计下跌近13%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18日讯 近日,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中国住房发展报告》项目组发布北京主要城区大数据房价指数显示,北京各区房价交替下挫,重要学区近三个月总体领跌。专家分析认为,这表明北京学区房正在退热。  这份指数报告显示,6月环比跌幅最高的门头沟区,7月房价有所反弹。6月环比跌幅排各区第二的通州区,7月房价跌幅收窄至2.54%。而6月跌幅最低的东城区,7月环比大跌5.22%居各区首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邹琳华分析称,近三个月来,作为重要学区的北京市东城区、西城区和海淀区房价分别累计下跌13.17%、12.77%和12.28%,跌幅居北京市各区前三位,表明在多校划片、强调实际居住等政策及租购房同权预期的作用下,学区房正在退热。  从报告中北京市各城区大数据定基指数看,自2012年1月以来,作为新兴城区代表的通州区与大兴区房价平均涨速居各区前2位,房价表现力压作为老城区代表的西城区。以2012年1月房价为100,至2017年7月,通州区房价上涨为336.2,大兴区房价上涨为320.6,均要高于西城区的320。各区中房价平均涨速最低的为房山区,2017年7月定基指数为263.76。其次为昌平区,2017年7月定基指数为272.42。责任编辑:

来源:海外网  海外网8月3日电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台北市中山区7月27日发生1起飞车抢劫案,警方调查后发现犯案的人居然是曾获得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表扬的聋哑超级房地产中介王浩,中山分局中二派出所循线逮补他后依抢劫罪嫌移送“地检署”侦办。  警方指出,7月27日凌晨3点45分左右,接获1名女子报案,女子表示自己走在新生北路、民权东路口时,包被1名骑脚踏车的男子抢走,警方获报后随即调阅沿线监视器调查。  发现该名男子抢走包后得手150元(新台币,下同,约合人民币33元),随即将脚踏车丢在路边,逃到万华区的朋友家躲藏,警方在隔天循线找到犯案的王浩,被移往中山分局侦查队时,其中1名赵姓警员看到他,当下就问:“你是那个百万(约合人民币22万)业务员?”。  王浩当下羞愧到落泪,制作笔录时,王浩在纸上写着:“因为很需要5千元,一个念头就犯案了,觉得非常丢脸”,赵姓警员与派出所警员共同出资1500元给王浩,让他当场痛哭。  据悉,王浩在8个月大时因为发高烧导致失去说话能力、听力,听不到、说不出话来的情况让他曾自暴自弃,犯下毒品罪、窃盗案,因此多次进出监狱;一直到11年前,王浩遇到某些事情,突然决定要奋发向上,就决定从房地产中介开始。  经过了3年的努力,王浩成了业绩超过百万的超级房地产中介,10个月内卖出7间房,奋发向上的故事也获得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的表扬,甚至还出版自传《铜牌冠军:台湾英雄王浩》。  却没想到近来房地产市场的低靡,让曾经被当成楷模的百万业务员,为了5000元就在街头抢劫,讯后被警方依抢劫罪嫌移送“地检署”侦办。(综编/海外网 张申)责任编辑:

原标题:难以抹去的校园欺凌余痛  开学一个多月了,广西北海市合浦县曲樟乡中学生小萍(为保护未成年人隐私,小萍为化名)却因为精神状态出现问题,休学在家,没法重返校园。  3个月前,小萍遭遇了一场可怕的欺凌事件。她被几名同学叫出去,在学校后门的一处小树林被人辱骂殴打,过程被拍下视频发到了网上。  事发时,参与施暴的少女全都未满16周岁,其中一些人之前还是与小萍交往密切的好友。这起事件给9名当事人的家庭蒙上了阴影,也让这些花季少女的人生付出了惨重代价。   今年6月22日下午5时30分左右,曲樟中学初二学生小萍被两名女同学叫住,说要带她去问一点事情。  “保证不会被打,会安全送你回家的。”在劝说下,小萍被她们用电动车载到学校后门的一个小树林里。  在那里等待小萍的,却是她不认识的两名社会少女,还有学校不同年级的其他4名女生。  原来,社会少女刘某林怀疑小萍盗用其照片作为QQ头像跟别的男生网恋,而怀恨在心,便叫上另一名休学女生李某慧要“修理”一下小萍。  尽管小萍解释说只是个误会,但接下来的20多分钟里,她依然遭到了殴打。刘某林叫上其他女生轮流对小萍实施殴打,并指挥在一旁的女生用手机录下视频,扬言要发出去给小萍一个教训。  事后流出的视频显示,打人者面戴口罩,扯着小萍的头发边打边骂,小萍置身于众多女生的包围下。  小萍的母亲吴女士在曲樟乡的街道上经营一家发廊,当天下午6时10分左右,她接到班主任的电话,问小萍回家了没有。得知还没回,班主任说有学生讲小萍可能挨同学打,可能出事了。  吴女士马上叫上丈夫,分两路去找孩子。  “我和学校的郭老师开着电动车去找小萍,可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人,不知道怎么办好。”吴女士说,等她回到家时,小萍已经先回来了。她只见女儿吓得脸色发青,身上也有多处淤青和伤痕,她掀开女儿的衣服想查看伤势,发现女儿的内衣都被撕烂了。小萍边哭边告诉父母,自己不但被围殴,还被脱了衣服拍下视频,视频可能已经发上网了。  吴女士把这件事告诉了学校,曲樟中学校长认为涉及校外人士殴打学生,必须报警,一位副校长立即带着小萍一家到曲樟派出所报案。  当晚8时许,民警将8名涉事人员及其部分监护人带到派出所进行调查。  第二天,涉事方在民警的主持下进行调解,有5名当事人及其监护人在派出所当场道歉、赔偿费用,签下调解协议书。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8名在场的女生中,5人被公安部门给予行政拘留5日~11日的处罚并处罚款,另外3人因为没有直接实施殴打行为,情节特别轻微,不予行政处罚。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1条的规定,这5名打人者因为不满16周岁,给予行政拘留处罚但不执行。  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解释,尽管不执行拘留,但这份处罚决定会留在这5名女生的档案里。  “发生这个事情是我意想不到的,平时都是关系挺好的同学,包括他们家长关系也挺好,之前也没有什么迹象。”曲樟中学校长说,他在曲樟乡从教30多年,这种暴力侵犯学生的事还是头一次遇到,“她们之间也没有多大矛盾啊!”  小萍的班主任邓老师告诉记者,一名涉事学生在她的班上就读,回忆起小萍被欺负的事,这名学生表示,完全没想到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以为就是同学之间打打架。   据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回忆,事发当晚,除了调查案件,警方一项很重要的工作是防范暴力侵害的视频进一步扩散。  最初,参与拍摄视频的罗玲(化名)把视频发到了她创建的一个30多人的QQ群里,派出所找到她,她马上把这个群解散了。“当晚,我们把群里所有人一一找到,要求他们把QQ、微信等社交媒体一个个打开检查,删掉手机里的视频,做了大量工作。”甘维良说,当晚他还与县公安局网安大队大队长联系了3次,因为处置及时,当时这个视频并没有传播开。  曲樟中学当晚也配合警方工作,等到把所涉学生全都找来,一一检查手机删除视频,忙完已是凌晨2点多了。  视频可以删掉,但欺凌事件给小萍带来的伤害却难以抹去。  起初,小萍还能正常地跟父母和警察交流。事发后第三天,邓老师去小萍家探望她时,她还能“问一句答一句”。在邓老师的印象中,小萍在班里面比较文静,平时也不大爱说话。  但事后差不多10天左右,母亲发现小萍出现了异常。“一天夜里她睡到大半夜起来,我以为她是喝水或是上厕所,结果她跑去弟弟妹妹的房间捏他们的脖子、打他们,我就怀疑她精神出问题了”。  7月5日,夫妻俩带小萍到合浦县第三人民医院检查,这是一家精神病专科医院,小萍被诊断为急性应激障碍。  小萍家在当地算是条件不错的家庭,家里盖有一栋3层半的小楼,买了汽车。之前,她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出现异常后,母亲便陪她住在一起。  家人注意到,小萍变得沉默寡言,脾气也暴躁起来。衣柜的柜门被她踢掉,她最喜爱的背包也被扯烂背带,扔在一边。很长一段时间,除了吃饭,小萍总是待在二楼的卧室,还时常锁着门。一次,母亲给她清理房间,发现她把出事那天被扯坏的内衣剪烂,扔在床底下,床底下还有几张纸片。  纸片上斜斜地写着几行字:“头晕受不了,自尊没有了等于人生没有了,就此结束,活着没意义了,受不了、受不了……”  “从那之后,我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总是绷着神经,生怕女儿趁我睡着做出什么危险的事。”吴女士说,  8月25日,吴女士带着小萍来到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就诊。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见到小萍时,她一头披肩发始终低垂,遮住面部。等候就诊时,母亲带小萍称了体重,得知她出事后瘦了10斤。  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医生表示,小萍现在这种状况,用专业术语来说是“亚木僵状态”,木僵状态是完全不动不说话,她现在还可以做一些事情,但她是类似木僵的状态,整个人都变得麻木。造成这种状态有很多原因,包括重度抑郁、极大的精神创伤等,受到巨大的精神创伤时人会“呆若木鸡”,但她现在已经是精神障碍的状态了。  “应激性精神障碍有时候会这样,刚开始还正常,过了应激期之后,每个人反应的时间不一样。现在无法确定她是否抑郁,因为她不开口说话,没办法进行评估,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她先开口说话,才能进行进一步的心理辅导、心理评估。”医生解释。    曲樟乡是一个位于合浦县东北部的偏远乡镇,县城发往曲樟乡的班车每天只有3班。乡里约一半人口都外出务工或经商,也带来了不少留守儿童家庭教育缺失的问题。  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介绍说,对小萍实施欺凌的社会人员刘某林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她的家庭十分困难,父亲在服刑,母亲生下她不久就离家出走,家里只剩下奶奶照顾她。案发后,派出所找来她的奶奶,老人十分激动,称没钱赔,要跳楼,让民警十分为难。而另一名休学女生李某慧的父亲在外地打工,接到警方通知后,他赶回曲樟,与小萍的母亲沟通后,同意赔偿7000元,其中的3000元还是东拼西凑借来的。  曲樟中学校长也参与了调解,让他印象较深的是刘霞(化名)的母亲。她在合浦县城做保姆,女儿打人出事后,她次日赶回乡里。小萍家要求她也赔偿7000元,但她实在困难,最多只能拿出2000元,最终小萍家同意只赔2000元。最后,刘霞的母亲还找亲戚朋友借了1000多元。  另一名女生李(化名)的父亲坚持认为,小萍没有伤到什么,实施殴打的也不是他女儿,他女儿只是在旁边看而已,还在旁边劝架,因此不同意赔钱。但吴女士认为,小萍是被李骗到小树林的,而且李在现场还起到了指挥煽动的作用,她父亲的这种态度令人没法接受。  “这个案件发生后一个星期左右,每天一大早,小萍的父母就把打人学生的家长叫到派出所,要求我们派出所帮她协商赔钱。”甘维良说,到8月22日办结案件时,有6人的父母跟小萍家签了调解协议,还有2人不同意赔钱。甘维良表示,调解始终是不完美的,他们也告知小萍的父母,如有异议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者诉诸法律。  目前,小萍的母亲已经聘请律师,对部分参与欺凌小萍的女生提起了民事诉讼,也对合浦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申请了行政复议。  “当时我没有看视频,不知道她们打我女儿那么严重,就轻易地签下了调解协议。”吴女士说,事情发生后第6天,她从朋友手机上陆续收到4段视频,记录着她女儿被打的现场画面。4段视频长度分别为8秒、7秒、1秒和5秒,在一段视频中,小萍被两名少女按着蹲在地上背对镜头,上衣被全部掀起来,背部内衣已被撕烂,小萍只能紧紧抱着双腿护住前胸,周围还有人正拿着手机拍摄。  合浦县教育局安稳办相关负责人到小萍家进行了走访慰问,表示尽最大努力帮小萍办理转学,让她在新的学校开始新的生活。  从今年7月起,北海市益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心理咨询师给小萍做了10多次心理疏导,吴女士表示,之前的效果都不明显,但前不久,心理咨询师从外地出差回来,买了一束鲜花送给小萍,她终于出现变化,肯抬起头来了。  这3个月里,吴女士一边陪女儿四处求医,一边奔波维权。她表示,这不是为了钱,再多的钱都买不回她女儿的尊严。“视频里,刘某林一边打我女儿,一边说之前打另一个女生比打我女儿更严重,我们这么小的乡镇,出这样的事情还了得?如果不让她们得到应该有的教训,下学期还不知道谁家的女儿受欺负!” 责任编辑:

原标题:飞机上能愉快地玩手机了  南方日报讯 (记者/刘倩)飞机上未来或将可以用手机了!9月18日,在中国民航局9月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民航局飞标司副司长朱涛透露,日前,《大型飞机公共航空运输承运人运行合格审定规则》第五次修订发布,将于2017年10月起实施。  此次修订放宽了对于手机等机上便携式电子设备的管理规定,允许航空公司为主体对便携式电子设备的影响进行评估,并制定相应的管理和使用政策。   对于此次修订《规则》放宽对于机上便携式电子设备的管理规定,中国民航局飞标司副司长朱涛表示,航空公司可以根据评估的结果来决定在飞机上使用何种便携式电子设备,原来政府是禁止的,现在政府把这个权力交给航空公司来评估。第二,民航局飞标司制定了相应的审核、评估的方法,来接受航空公司的申请。  过去,中国民航局规定,电子设备需在起降阶段关闭,在巡航阶段也仅允许不带或关闭传输功能的笔记本电脑、iPad等便携式设备。  事实上,国外大部分国家早就已经放开飞行中手机使用。“国外大部分航空公司是不禁止使用手机的,国外航空公司飞国内的航线也同样可以。国内航司用的是同样的飞机同样的设备,因此也算是顺应潮流。”民航专家綦琦表示。  “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会看到中国的航空公司允许在飞机上使用相应的便携式电子设备。”朱涛表示。   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表示,乐观估计,明年上半年,旅客有望可以在飞机上使用手机。  綦琦则认为,最快年内新规就有望实施,“现在WiFi航班越来越普及,放开手机禁令也会使得WiFi使用场景更多,航空公司对此肯定持欢迎态度,有可能会首先在一些国际航线中进行试点,再逐步拓展到所有航线。”  张武安表示,参照目前各国外公司的做法,有的公司规定飞机在起降过程中要关闭手机。巡航过程中,有的公司还规定必须切换成飞行模式使用。中国各航企的规定应该会比较一致,否则,各家公司规定不同容易引起旅客误解和执行的难度。  另外,张武安还建议,即使飞机上许可使用手机,但在飞行途中,也一定要严格听从机组人员发布的安全提示。一旦不遵从机组的安全提示,在违规情况下使用手机且不听劝阻,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然可能会面临相关处罚。责任编辑:

原标题:捡起“扩张主义三宝”吓中国,莫迪当自己是尼赫鲁?  凶残、耍赖和持久  印军侵入我国洞朗地区已两个多月了,印度当局不仅把中国要其撤走军队的严重警告当成耳边风,还把每年九、十月边防部队进入“戒备状态”的时间提前,大军陈兵中印边境,摆出一幅不惜跟中国摊牌的架势。印度的行为越来越像1962年,这让我们不禁想到那句名言:“笤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1962年,时任总理尼赫鲁公开吹印度损中国的表演达到高潮。这年5月,他在印度人民院演讲时说,“我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还鼓吹动武,“不用战争如何收复这些地区呢?”  同时,在他眼里,中国则危机重重,不堪一击:“中国目前受歉收的影响,考虑到中国人口不断增长,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不断歉收造成了爆炸性的局势。”他因此料定不管印度怎么折腾,中国只能忍着,因为当时台湾当局“反攻大陆”叫得正凶,中国没力量“面对两条战线同时作战”。  如今的莫迪总理可说是有样学样。8月15日,他在印度独立日讲话时,把印度夸得简直不可一世:“不管是海上还是边界上,网络乃至太空中,在所有范围内,印度都有才能,也足够强大去战胜那些尝试与我们国家为敌的人。”印度媒体也跟着起哄,闹出许多夜郎自大、坐井观天的笑话。莫迪当局认为中国正忙于国内经济发展和“一带一路”,又有不少国际上的烦心事,将无暇他顾,对印度的挑衅多半会忍字当头。  尼赫鲁当政时,曾公开提出,为了实现“工业革命”,要“勒紧印度人民的裤带”。面对物价上涨,失业加剧,生活水平下降的现实,广大印度民众展开各种形式的抗争。例如,1959年,西孟加拉邦爆发150万人的抗税和粮食斗争;1960年,中央政府50万雇员举行要求提高待遇的大罢工;印度共产党还在喀拉拉邦大选中取得胜利。面对这种形势,尼赫鲁祭出挑起边界冲突、煽动民族主义的法宝。当时,在加尔各答市内墙上到处张贴标语,上书“不要搞任何运动,中国正在把它的军队驻扎在边界上,企图进行侵略!”这就是1962年中印战争的大背景。  莫迪好大喜功,执政后推行不少过激政策,像废除500和1000卢比的纸币,进行税改等,直接损害了普通民众的利益。8月中旬,数十万农民在孟买举行规模空前的抗议示威,集中表现了百姓对莫迪政府的不满。对付这种局面,他们用的还是尼赫鲁惯用的套路:制造边界事端,鼓动民族主义情绪,用“抵制中国商品”、“反对中国入侵”,来转移民众的视线,拜托困境。这就是为什么莫迪这时候派印军侵入洞朗的具体意图。  如何对待小国,尼赫鲁说过一番杀气腾腾的狠话:“小的民族国家是注定要灭亡的,它可能作为一个文化上的自治地区而苟延残喘,但是不能成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单位。”他真的说到做到。他治理下的印度是亚洲唯一拥有保护国的国家,周边小国的军政外交大权都握在印度手里,它们对印度必须唯命是从。在处理大小国家关系方面,印度称得上是一个恶劣的典型。  时至今日,莫迪当然不敢说那样的狠话,但对邻近小国的作法同尼赫鲁并无二致。对不丹紧紧捆绑,一切大权归印度,甚至不许它同联合国5大常任理事国建交。尼泊尔也被印度视为禁脔,尼泊尔发展同中国的正常关系也被印度说成是“反印亲华”,对其进行种种刁难。印军侵入洞朗,其用意之一是想通过对中国逞强,警告不丹和尼泊尔:对中国印度都敢这样,你们都放老实点。  自称“与其说自已是印度人,不如说是英国人”的尼赫鲁,从大英帝国那里继承了扩张主义哲学,扩张主义是尼赫鲁哲学的核心内容。在《印度的发现》一书中,他写道:“印度虽然并非一个直接的太平洋国家,却不可避免地将在那里发挥重要的影响。在印度洋地区,在东南一直到中东,印度也将要发展成经济和政治活动的中心。”要实现尼赫鲁的大印度帝国的构想,扩张主义是不二利器,被历届印度政府奉为国策。对其推行最卖力的,尼赫鲁之后,要首推莫迪。    一是凶残。对周边国家,或生吞活剥,像对锡金;或强力箝制,像对不丹;或进行肢解,像对巴基斯坦;或不断蚕食,像对中国。  二是耍赖。英国统治印度时,就不断向西藏地区进行蚕食,印度独立后,居然把英国所侵占和想要侵占还没有侵占的中国领土,当作印度领土。对印度的无赖相,1962年《人民日报》编辑部文章曾做过形象刻画:“我已经侵占的地方是我的,我想要侵占的地方也是我的。昨天我可以侵占你一寸,今天就侵占你一尺。”在做这一切时,向世人打出的㨪子永远是:“印度要夺回被中国侵占的领土”。这是十足的无赖腔调。  三是持久。尼赫鲁在1959年12月曾向中国叫板,“我们目前彼此怒气冲冲地对峙着,我们要彼此对峙,不是在今天或明天,而是千百年之久。”  尼赫鲁的狂妄和莫迪的放肆告诉全世界,中印边界问题为什么难以解决,同时也提醒中国,一定要做好对付印度扩张主义的长期准备。责任编辑:

北京学区房正退烧 西城房价3个月累计下跌近13%

原标题:北京学区房正退烧 西城房价3个月累计下跌近13%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18日讯 近日,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中国住房发展报告》项目组发布北京主要城区大数据房价指数显示,北京各区房价交替下挫,重要学区近三个月总体领跌。专家分析认为,这表明北京学区房正在退热。  这份指数报告显示,6月环比跌幅最高的门头沟区,7月房价有所反弹。6月环比跌幅排各区第二的通州区,7月房价跌幅收窄至2.54%。而6月跌幅最低的东城区,7月环比大跌5.22%居各区首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邹琳华分析称,近三个月来,作为重要学区的北京市东城区、西城区和海淀区房价分别累计下跌13.17%、12.77%和12.28%,跌幅居北京市各区前三位,表明在多校划片、强调实际居住等政策及租购房同权预期的作用下,学区房正在退热。  从报告中北京市各城区大数据定基指数看,自2012年1月以来,作为新兴城区代表的通州区与大兴区房价平均涨速居各区前2位,房价表现力压作为老城区代表的西城区。以2012年1月房价为100,至2017年7月,通州区房价上涨为336.2,大兴区房价上涨为320.6,均要高于西城区的320。各区中房价平均涨速最低的为房山区,2017年7月定基指数为263.76。其次为昌平区,2017年7月定基指数为272.42。责任编辑:

来源:海外网  海外网8月3日电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台北市中山区7月27日发生1起飞车抢劫案,警方调查后发现犯案的人居然是曾获得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表扬的聋哑超级房地产中介王浩,中山分局中二派出所循线逮补他后依抢劫罪嫌移送“地检署”侦办。  警方指出,7月27日凌晨3点45分左右,接获1名女子报案,女子表示自己走在新生北路、民权东路口时,包被1名骑脚踏车的男子抢走,警方获报后随即调阅沿线监视器调查。  发现该名男子抢走包后得手150元(新台币,下同,约合人民币33元),随即将脚踏车丢在路边,逃到万华区的朋友家躲藏,警方在隔天循线找到犯案的王浩,被移往中山分局侦查队时,其中1名赵姓警员看到他,当下就问:“你是那个百万(约合人民币22万)业务员?”。  王浩当下羞愧到落泪,制作笔录时,王浩在纸上写着:“因为很需要5千元,一个念头就犯案了,觉得非常丢脸”,赵姓警员与派出所警员共同出资1500元给王浩,让他当场痛哭。  据悉,王浩在8个月大时因为发高烧导致失去说话能力、听力,听不到、说不出话来的情况让他曾自暴自弃,犯下毒品罪、窃盗案,因此多次进出监狱;一直到11年前,王浩遇到某些事情,突然决定要奋发向上,就决定从房地产中介开始。  经过了3年的努力,王浩成了业绩超过百万的超级房地产中介,10个月内卖出7间房,奋发向上的故事也获得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的表扬,甚至还出版自传《铜牌冠军:台湾英雄王浩》。  却没想到近来房地产市场的低靡,让曾经被当成楷模的百万业务员,为了5000元就在街头抢劫,讯后被警方依抢劫罪嫌移送“地检署”侦办。(综编/海外网 张申)责任编辑:

原标题:难以抹去的校园欺凌余痛  开学一个多月了,广西北海市合浦县曲樟乡中学生小萍(为保护未成年人隐私,小萍为化名)却因为精神状态出现问题,休学在家,没法重返校园。  3个月前,小萍遭遇了一场可怕的欺凌事件。她被几名同学叫出去,在学校后门的一处小树林被人辱骂殴打,过程被拍下视频发到了网上。  事发时,参与施暴的少女全都未满16周岁,其中一些人之前还是与小萍交往密切的好友。这起事件给9名当事人的家庭蒙上了阴影,也让这些花季少女的人生付出了惨重代价。   今年6月22日下午5时30分左右,曲樟中学初二学生小萍被两名女同学叫住,说要带她去问一点事情。  “保证不会被打,会安全送你回家的。”在劝说下,小萍被她们用电动车载到学校后门的一个小树林里。  在那里等待小萍的,却是她不认识的两名社会少女,还有学校不同年级的其他4名女生。  原来,社会少女刘某林怀疑小萍盗用其照片作为QQ头像跟别的男生网恋,而怀恨在心,便叫上另一名休学女生李某慧要“修理”一下小萍。  尽管小萍解释说只是个误会,但接下来的20多分钟里,她依然遭到了殴打。刘某林叫上其他女生轮流对小萍实施殴打,并指挥在一旁的女生用手机录下视频,扬言要发出去给小萍一个教训。  事后流出的视频显示,打人者面戴口罩,扯着小萍的头发边打边骂,小萍置身于众多女生的包围下。  小萍的母亲吴女士在曲樟乡的街道上经营一家发廊,当天下午6时10分左右,她接到班主任的电话,问小萍回家了没有。得知还没回,班主任说有学生讲小萍可能挨同学打,可能出事了。  吴女士马上叫上丈夫,分两路去找孩子。  “我和学校的郭老师开着电动车去找小萍,可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人,不知道怎么办好。”吴女士说,等她回到家时,小萍已经先回来了。她只见女儿吓得脸色发青,身上也有多处淤青和伤痕,她掀开女儿的衣服想查看伤势,发现女儿的内衣都被撕烂了。小萍边哭边告诉父母,自己不但被围殴,还被脱了衣服拍下视频,视频可能已经发上网了。  吴女士把这件事告诉了学校,曲樟中学校长认为涉及校外人士殴打学生,必须报警,一位副校长立即带着小萍一家到曲樟派出所报案。  当晚8时许,民警将8名涉事人员及其部分监护人带到派出所进行调查。  第二天,涉事方在民警的主持下进行调解,有5名当事人及其监护人在派出所当场道歉、赔偿费用,签下调解协议书。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8名在场的女生中,5人被公安部门给予行政拘留5日~11日的处罚并处罚款,另外3人因为没有直接实施殴打行为,情节特别轻微,不予行政处罚。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1条的规定,这5名打人者因为不满16周岁,给予行政拘留处罚但不执行。  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解释,尽管不执行拘留,但这份处罚决定会留在这5名女生的档案里。  “发生这个事情是我意想不到的,平时都是关系挺好的同学,包括他们家长关系也挺好,之前也没有什么迹象。”曲樟中学校长说,他在曲樟乡从教30多年,这种暴力侵犯学生的事还是头一次遇到,“她们之间也没有多大矛盾啊!”  小萍的班主任邓老师告诉记者,一名涉事学生在她的班上就读,回忆起小萍被欺负的事,这名学生表示,完全没想到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以为就是同学之间打打架。   据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回忆,事发当晚,除了调查案件,警方一项很重要的工作是防范暴力侵害的视频进一步扩散。  最初,参与拍摄视频的罗玲(化名)把视频发到了她创建的一个30多人的QQ群里,派出所找到她,她马上把这个群解散了。“当晚,我们把群里所有人一一找到,要求他们把QQ、微信等社交媒体一个个打开检查,删掉手机里的视频,做了大量工作。”甘维良说,当晚他还与县公安局网安大队大队长联系了3次,因为处置及时,当时这个视频并没有传播开。  曲樟中学当晚也配合警方工作,等到把所涉学生全都找来,一一检查手机删除视频,忙完已是凌晨2点多了。  视频可以删掉,但欺凌事件给小萍带来的伤害却难以抹去。  起初,小萍还能正常地跟父母和警察交流。事发后第三天,邓老师去小萍家探望她时,她还能“问一句答一句”。在邓老师的印象中,小萍在班里面比较文静,平时也不大爱说话。  但事后差不多10天左右,母亲发现小萍出现了异常。“一天夜里她睡到大半夜起来,我以为她是喝水或是上厕所,结果她跑去弟弟妹妹的房间捏他们的脖子、打他们,我就怀疑她精神出问题了”。  7月5日,夫妻俩带小萍到合浦县第三人民医院检查,这是一家精神病专科医院,小萍被诊断为急性应激障碍。  小萍家在当地算是条件不错的家庭,家里盖有一栋3层半的小楼,买了汽车。之前,她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出现异常后,母亲便陪她住在一起。  家人注意到,小萍变得沉默寡言,脾气也暴躁起来。衣柜的柜门被她踢掉,她最喜爱的背包也被扯烂背带,扔在一边。很长一段时间,除了吃饭,小萍总是待在二楼的卧室,还时常锁着门。一次,母亲给她清理房间,发现她把出事那天被扯坏的内衣剪烂,扔在床底下,床底下还有几张纸片。  纸片上斜斜地写着几行字:“头晕受不了,自尊没有了等于人生没有了,就此结束,活着没意义了,受不了、受不了……”  “从那之后,我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总是绷着神经,生怕女儿趁我睡着做出什么危险的事。”吴女士说,  8月25日,吴女士带着小萍来到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就诊。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见到小萍时,她一头披肩发始终低垂,遮住面部。等候就诊时,母亲带小萍称了体重,得知她出事后瘦了10斤。  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医生表示,小萍现在这种状况,用专业术语来说是“亚木僵状态”,木僵状态是完全不动不说话,她现在还可以做一些事情,但她是类似木僵的状态,整个人都变得麻木。造成这种状态有很多原因,包括重度抑郁、极大的精神创伤等,受到巨大的精神创伤时人会“呆若木鸡”,但她现在已经是精神障碍的状态了。  “应激性精神障碍有时候会这样,刚开始还正常,过了应激期之后,每个人反应的时间不一样。现在无法确定她是否抑郁,因为她不开口说话,没办法进行评估,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她先开口说话,才能进行进一步的心理辅导、心理评估。”医生解释。    曲樟乡是一个位于合浦县东北部的偏远乡镇,县城发往曲樟乡的班车每天只有3班。乡里约一半人口都外出务工或经商,也带来了不少留守儿童家庭教育缺失的问题。  曲樟派出所所长甘维良介绍说,对小萍实施欺凌的社会人员刘某林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她的家庭十分困难,父亲在服刑,母亲生下她不久就离家出走,家里只剩下奶奶照顾她。案发后,派出所找来她的奶奶,老人十分激动,称没钱赔,要跳楼,让民警十分为难。而另一名休学女生李某慧的父亲在外地打工,接到警方通知后,他赶回曲樟,与小萍的母亲沟通后,同意赔偿7000元,其中的3000元还是东拼西凑借来的。  曲樟中学校长也参与了调解,让他印象较深的是刘霞(化名)的母亲。她在合浦县城做保姆,女儿打人出事后,她次日赶回乡里。小萍家要求她也赔偿7000元,但她实在困难,最多只能拿出2000元,最终小萍家同意只赔2000元。最后,刘霞的母亲还找亲戚朋友借了1000多元。  另一名女生李(化名)的父亲坚持认为,小萍没有伤到什么,实施殴打的也不是他女儿,他女儿只是在旁边看而已,还在旁边劝架,因此不同意赔钱。但吴女士认为,小萍是被李骗到小树林的,而且李在现场还起到了指挥煽动的作用,她父亲的这种态度令人没法接受。  “这个案件发生后一个星期左右,每天一大早,小萍的父母就把打人学生的家长叫到派出所,要求我们派出所帮她协商赔钱。”甘维良说,到8月22日办结案件时,有6人的父母跟小萍家签了调解协议,还有2人不同意赔钱。甘维良表示,调解始终是不完美的,他们也告知小萍的父母,如有异议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者诉诸法律。  目前,小萍的母亲已经聘请律师,对部分参与欺凌小萍的女生提起了民事诉讼,也对合浦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申请了行政复议。  “当时我没有看视频,不知道她们打我女儿那么严重,就轻易地签下了调解协议。”吴女士说,事情发生后第6天,她从朋友手机上陆续收到4段视频,记录着她女儿被打的现场画面。4段视频长度分别为8秒、7秒、1秒和5秒,在一段视频中,小萍被两名少女按着蹲在地上背对镜头,上衣被全部掀起来,背部内衣已被撕烂,小萍只能紧紧抱着双腿护住前胸,周围还有人正拿着手机拍摄。  合浦县教育局安稳办相关负责人到小萍家进行了走访慰问,表示尽最大努力帮小萍办理转学,让她在新的学校开始新的生活。  从今年7月起,北海市益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心理咨询师给小萍做了10多次心理疏导,吴女士表示,之前的效果都不明显,但前不久,心理咨询师从外地出差回来,买了一束鲜花送给小萍,她终于出现变化,肯抬起头来了。  这3个月里,吴女士一边陪女儿四处求医,一边奔波维权。她表示,这不是为了钱,再多的钱都买不回她女儿的尊严。“视频里,刘某林一边打我女儿,一边说之前打另一个女生比打我女儿更严重,我们这么小的乡镇,出这样的事情还了得?如果不让她们得到应该有的教训,下学期还不知道谁家的女儿受欺负!” 责任编辑:

原标题:飞机上能愉快地玩手机了  南方日报讯 (记者/刘倩)飞机上未来或将可以用手机了!9月18日,在中国民航局9月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民航局飞标司副司长朱涛透露,日前,《大型飞机公共航空运输承运人运行合格审定规则》第五次修订发布,将于2017年10月起实施。  此次修订放宽了对于手机等机上便携式电子设备的管理规定,允许航空公司为主体对便携式电子设备的影响进行评估,并制定相应的管理和使用政策。   对于此次修订《规则》放宽对于机上便携式电子设备的管理规定,中国民航局飞标司副司长朱涛表示,航空公司可以根据评估的结果来决定在飞机上使用何种便携式电子设备,原来政府是禁止的,现在政府把这个权力交给航空公司来评估。第二,民航局飞标司制定了相应的审核、评估的方法,来接受航空公司的申请。  过去,中国民航局规定,电子设备需在起降阶段关闭,在巡航阶段也仅允许不带或关闭传输功能的笔记本电脑、iPad等便携式设备。  事实上,国外大部分国家早就已经放开飞行中手机使用。“国外大部分航空公司是不禁止使用手机的,国外航空公司飞国内的航线也同样可以。国内航司用的是同样的飞机同样的设备,因此也算是顺应潮流。”民航专家綦琦表示。  “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会看到中国的航空公司允许在飞机上使用相应的便携式电子设备。”朱涛表示。   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表示,乐观估计,明年上半年,旅客有望可以在飞机上使用手机。  綦琦则认为,最快年内新规就有望实施,“现在WiFi航班越来越普及,放开手机禁令也会使得WiFi使用场景更多,航空公司对此肯定持欢迎态度,有可能会首先在一些国际航线中进行试点,再逐步拓展到所有航线。”  张武安表示,参照目前各国外公司的做法,有的公司规定飞机在起降过程中要关闭手机。巡航过程中,有的公司还规定必须切换成飞行模式使用。中国各航企的规定应该会比较一致,否则,各家公司规定不同容易引起旅客误解和执行的难度。  另外,张武安还建议,即使飞机上许可使用手机,但在飞行途中,也一定要严格听从机组人员发布的安全提示。一旦不遵从机组的安全提示,在违规情况下使用手机且不听劝阻,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然可能会面临相关处罚。责任编辑:

原标题:捡起“扩张主义三宝”吓中国,莫迪当自己是尼赫鲁?  凶残、耍赖和持久  印军侵入我国洞朗地区已两个多月了,印度当局不仅把中国要其撤走军队的严重警告当成耳边风,还把每年九、十月边防部队进入“戒备状态”的时间提前,大军陈兵中印边境,摆出一幅不惜跟中国摊牌的架势。印度的行为越来越像1962年,这让我们不禁想到那句名言:“笤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1962年,时任总理尼赫鲁公开吹印度损中国的表演达到高潮。这年5月,他在印度人民院演讲时说,“我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还鼓吹动武,“不用战争如何收复这些地区呢?”  同时,在他眼里,中国则危机重重,不堪一击:“中国目前受歉收的影响,考虑到中国人口不断增长,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不断歉收造成了爆炸性的局势。”他因此料定不管印度怎么折腾,中国只能忍着,因为当时台湾当局“反攻大陆”叫得正凶,中国没力量“面对两条战线同时作战”。  如今的莫迪总理可说是有样学样。8月15日,他在印度独立日讲话时,把印度夸得简直不可一世:“不管是海上还是边界上,网络乃至太空中,在所有范围内,印度都有才能,也足够强大去战胜那些尝试与我们国家为敌的人。”印度媒体也跟着起哄,闹出许多夜郎自大、坐井观天的笑话。莫迪当局认为中国正忙于国内经济发展和“一带一路”,又有不少国际上的烦心事,将无暇他顾,对印度的挑衅多半会忍字当头。  尼赫鲁当政时,曾公开提出,为了实现“工业革命”,要“勒紧印度人民的裤带”。面对物价上涨,失业加剧,生活水平下降的现实,广大印度民众展开各种形式的抗争。例如,1959年,西孟加拉邦爆发150万人的抗税和粮食斗争;1960年,中央政府50万雇员举行要求提高待遇的大罢工;印度共产党还在喀拉拉邦大选中取得胜利。面对这种形势,尼赫鲁祭出挑起边界冲突、煽动民族主义的法宝。当时,在加尔各答市内墙上到处张贴标语,上书“不要搞任何运动,中国正在把它的军队驻扎在边界上,企图进行侵略!”这就是1962年中印战争的大背景。  莫迪好大喜功,执政后推行不少过激政策,像废除500和1000卢比的纸币,进行税改等,直接损害了普通民众的利益。8月中旬,数十万农民在孟买举行规模空前的抗议示威,集中表现了百姓对莫迪政府的不满。对付这种局面,他们用的还是尼赫鲁惯用的套路:制造边界事端,鼓动民族主义情绪,用“抵制中国商品”、“反对中国入侵”,来转移民众的视线,拜托困境。这就是为什么莫迪这时候派印军侵入洞朗的具体意图。  如何对待小国,尼赫鲁说过一番杀气腾腾的狠话:“小的民族国家是注定要灭亡的,它可能作为一个文化上的自治地区而苟延残喘,但是不能成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单位。”他真的说到做到。他治理下的印度是亚洲唯一拥有保护国的国家,周边小国的军政外交大权都握在印度手里,它们对印度必须唯命是从。在处理大小国家关系方面,印度称得上是一个恶劣的典型。  时至今日,莫迪当然不敢说那样的狠话,但对邻近小国的作法同尼赫鲁并无二致。对不丹紧紧捆绑,一切大权归印度,甚至不许它同联合国5大常任理事国建交。尼泊尔也被印度视为禁脔,尼泊尔发展同中国的正常关系也被印度说成是“反印亲华”,对其进行种种刁难。印军侵入洞朗,其用意之一是想通过对中国逞强,警告不丹和尼泊尔:对中国印度都敢这样,你们都放老实点。  自称“与其说自已是印度人,不如说是英国人”的尼赫鲁,从大英帝国那里继承了扩张主义哲学,扩张主义是尼赫鲁哲学的核心内容。在《印度的发现》一书中,他写道:“印度虽然并非一个直接的太平洋国家,却不可避免地将在那里发挥重要的影响。在印度洋地区,在东南一直到中东,印度也将要发展成经济和政治活动的中心。”要实现尼赫鲁的大印度帝国的构想,扩张主义是不二利器,被历届印度政府奉为国策。对其推行最卖力的,尼赫鲁之后,要首推莫迪。    一是凶残。对周边国家,或生吞活剥,像对锡金;或强力箝制,像对不丹;或进行肢解,像对巴基斯坦;或不断蚕食,像对中国。  二是耍赖。英国统治印度时,就不断向西藏地区进行蚕食,印度独立后,居然把英国所侵占和想要侵占还没有侵占的中国领土,当作印度领土。对印度的无赖相,1962年《人民日报》编辑部文章曾做过形象刻画:“我已经侵占的地方是我的,我想要侵占的地方也是我的。昨天我可以侵占你一寸,今天就侵占你一尺。”在做这一切时,向世人打出的㨪子永远是:“印度要夺回被中国侵占的领土”。这是十足的无赖腔调。  三是持久。尼赫鲁在1959年12月曾向中国叫板,“我们目前彼此怒气冲冲地对峙着,我们要彼此对峙,不是在今天或明天,而是千百年之久。”  尼赫鲁的狂妄和莫迪的放肆告诉全世界,中印边界问题为什么难以解决,同时也提醒中国,一定要做好对付印度扩张主义的长期准备。责任编辑:

分类:搞笑

时间:2016-11-09 03:3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