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台北孙中山纪念馆被指无偿用地 遭市府讨盈余

  • 分类:情感

中新网5月3日电 据台湾TVBS电视台报道,近10年来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成了大陆游客最爱,不管是馆内的纪念品店,还是委外经营的停车场、冰淇淋店都相当有赚头,但土地所有权台北市府占7成,租金却从来没进市库,孙中山纪念馆自称没钱,却被发现每年光馆内盈余就高达2500万(新台币,下同),面对财政局抗议“即使无偿使用,有盈余就该依比例缴回市库”,孙中山纪念馆承诺会再协调。  每到假日,孙中山纪念馆挤满人,每个旗子后头跟着一团团大陆游客,人潮带钱潮,不只馆内纪念品店有赚头,周边更是商机无限,像紧邻翠湖而开的这间美式冰淇淋店,人潮满满,但是…  台湾TVBS记者称,孙中山纪念馆旁有间冰淇淋店,年营业额上百万,但在台北市有土地营业,年营业额却不是缴给市府。  孙中山纪念馆土地所有权,台北市府占7成、“中央”3成,但冰淇淋店每个月租金30万,一年360万都缴给了孙中山纪念馆,另外光复南路上的公有停车场。  位于黄金路段,实际观察5分钟内,吸引超过5台车抢停,每个小时收费40元,一年营收平均1900万,但一个月130万的租金也没入市库。  台北市财政局局长苏建荣指出,孙中山纪念馆做营业使用,依照规定,应该要一部分缴回市库。  财政局长称当初基于文教用途,拨递给孙中山纪念馆无偿使用,依法规只要有营业,但孙中山纪念馆每年喊没钱,实际上一查,每年盈余高达2500万。  对于市府要求“使用者付费”,孙中山纪念馆发声明承诺愿意配合,会再进一步跟财政局协商。(原标题:孙中山纪念馆被指无偿用地 台北市政府讨钱(图))编辑:

终于回国了,感到踏实了。出逃这四年,我一直惶恐不安,夜不能寐,总梦见自己被抓进牢房里。别人出国是旅游,我做了亏心事,出了国也提心吊胆。去年我的父亲去世,我也没能回来尽孝,觉得很对不住家人。我对自己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非常悔恨。我愿意回国接受调查,早日交代清楚自己的罪行,改过自新。——李华波接受采访  京华时报讯(记者杨凤临) 昨天下午3时29分,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经过4年多持之以恒的追逃,潜逃新加坡的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李华波被遣返回国,检察机关随即向其宣读了上饶市人民检察院逮捕决定书并交付执行。晚7时15分,江西检察人员乘坐CA1581次航班将李华波押解回江西。据悉,这是全国检察机关开展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专项行动中首个成功的国际执法合作案件。    李华波,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号码A-1256/2-2011,涉嫌贪污公款9400万元,2011年1月潜逃至新加坡。2011年2月13日,李华波因涉嫌贪污罪被鄱阳县检察院立案侦查。检察机关查明,2006年至2010年间,李华波利用职务便利,伙同他人先后多次骗取鄱阳县财政局的基建专项资金共计9400万元,并将个人分得的约7200万元赃款中的2900余万元转移至新加坡,其余款项用于到澳门赌博、个人消费等。  李华波案发生后,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高度重视,组织检察、外交、公安等部门立即启动了追逃追赃工作,多部门组成工作组先后8次赴新加坡进行磋商。  经过不懈努力,中新两国在没有缔结引渡条约的情况下积极开展司法执法合作。中方向新方提出司法协助请求,提供有力证据,由新方冻结了李华波涉案资产,对李华波实行了逮捕、起诉,以“不诚实接受偷窃财产罪”判处其15个月有期徒刑,并在李华波在服完三分之二刑期当天将其遣返回国,检察机关将依法对其进行侦查。  李华波在公开曝光的百名外逃人员红色通缉令中排名第二。    昨天下午4时,鄱阳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肖连华向李华波宣读了上饶市人民检察院逮捕决定书并交付执行。晚7时15分,李华波从机场被押解回江西。李华波归案后,检察机关将依法讯问李华波,进一步完善证据,侦查终结后依法对其提起公诉。  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负责人表示,李华波被遣返回国再次证明我们说的“腐败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们追回来绳之以法”绝不是一句空话。    李华波于2011年1月30日潜逃至新加坡,逃离前留给了单位领导两封信,说他贪污了很多公款,已经出国。李华波的“来函”瞬间轰动了鄱阳这个百万余人口的全国贫困县。经查,李华波在出逃前就已经办好了新加坡永久居民身份。我国通过国际刑警组织立刻对李华波发出了红色通缉令。    反腐败追逃追赃专家、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黄风作为特邀专家,参与了李华波案国际司法合作的诸多环节。他说,李华波案件是中新两国依据《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践行《北京反腐败宣言》开展追逃追赃的成功案例。一方面,我国检察机关通过支持新加坡检察机关对李华波的刑事追诉,使得李在逃匿地受到逮捕、起诉,因“不诚实接受偷窃财产罪”被判处15个月有期徒刑,导致其在新加坡合法居留权丧失;另一方面,向新加坡有关方面提出司法协助请求,及时对李华波转移到新加坡的违法所得采取冻结、扣押措施。    2013年1月1日,经过第二次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正式颁布实施。这是中国履行已批准生效的《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等国际公约义务的一项具体立法措施。公约要求各缔约国“考虑采取必要的措施,以便在因为犯罪人死亡、潜逃或者缺席而无法对其起诉的情形或者其他有关情形下,能够不经过刑事定罪而没收这类财产”。  新刑诉法生效后,李华波案成为运用这一程序追缴外逃分子赃款的第一案。    黄风评价,一旦新加坡方按照裁定返还资产,将对未来追缴外逃赃款的法律诉讼起到示范效应,解决了原刑诉法普通刑事诉讼没收程序中的法律障碍。    2012年11月8日下午,新加坡初级法院,李华波案庭审现场,来自中国江西鄱阳县检察院的证人许轶峰作为检方证人出庭作证。  黄风介绍,许轶峰等人协助新方指控李华波涉新犯罪,使得李华波案成为目前我国唯一的集追逃、追赃、异地追诉这“三追”于一体的特殊案例。    黄风指出,当引渡或者移民法遣返遇到重大法律困难时,有时需要借助外国司法机关的力量对逃犯实行异地追诉。这样做可以产生两大效果,一是不让逃犯逍遥法外,二是创造将其遣返回国的法律条件。《人民日报》新闻客户端(原标题:2号追逃嫌犯被遣返)编辑:

台海网5月2日讯 国民党主席朱立伦2日上午9点,在桃园机场搭机前往上海,预计5月3日出席上海国共论坛与4日在北京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会见。手拿护照的朱立伦上午没有走贵宾通道,按照一般程序走电子通关,进入闸口,接受电脑的人脸辨识,只花20秒就顺利通关,并向在场守候的媒体和现场的民众挥手致意。  据中评社报道,许多旅客见到朱立伦,大喊加油并忙着拍照。朱立伦搭乘上午10:10的长荣班机飞往上海,他自己拉着蓝色小皮箱先进入长荣航空贵宾室休息,没有发表公开说话。  这次国共论坛国民党访问团成员115人,其中包括副主席黄敏惠、秘书长李四川、政策会执行长赖士葆、副秘书长黄昭顺、副秘书长江政彦、主席特别顾问兼大陆事务部主任高孔廉、文传会主委林奕桦。政府官员有智慧财产局局长等6人。没有台湾企业家大老随团参加。  朱立伦预定5月2日中午12点5分抵达上海浦东机场,下午参观复旦大学校史馆、与青年朋友有约,接受媒体联访,晚上与俞正声见面。  5月3日朱立伦出席国共论坛开幕式后,接受媒体联访,接下来出席与台商朋友有约活动。下午搭机前往北京,晚上与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见面。  朱立伦预定5月4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与习近平见面,会后举行朱习会记者会;下午前往北京大学参观,与校长会谈,以及与北大师生座谈,然后转赴香山,拜谒孙中山衣冠冢,随后搭机返回台湾,晚间11时40分接受媒体联访,说明此行成果。 来源:

中心网西宁4月18日电 (张海雯)18日记者从青海省地震局核实,在微信朋友圈中广泛传播的“青海省西宁市18日22时至次日03时有7.6级地震”为虚假信息。  18日,有人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出“地震监测预报中心发出通知”。此消息称:“地震监测预报中心发出通知,今晚10:00到3:00青海西宁有7.6级,地震根据中国地震局的数据,此次地震的面波震级达8.0Ms、矩震级达8.3Mw(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矩震级为7.9Mw),破坏地区超过6万平方千米。地震烈度可能达到9度。地震波及可能涉及到湟中,大通,湟源,平安,乐都等地区。望大家今晚都迟些休息,注意生命安全。”  网友“独立团1977”发微博截图称,此谣言和17日网传甘肃天水地震谣言一模一样,只是将谣言中的“天水”改成了“西宁”。  还有网友将中国地震台网和西宁市地震局官网截图发在微信朋友圈称,页面并没有相关的所谓预警信息。  随后,记者向青海省地震局核实,“此消息为虚假信息,如有地震,我们和国家地震局会通过正规渠道来发出地震预警,请勿相信此虚假消息!”青海省地震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完)(原标题:青海地震局:网传“青海西宁将发生地震”为虚假信息)编辑:

法制晚报讯(稿件统筹 朱顺忠 深度记者 冯明文) 1982年,时任公社书记的郭建民反映河北省肥乡县党代会期间的非组织选举活动,新华社记者随即以内参形式向党中央报告。当时的中央领导同志作出批示,一大批违法违纪的领导干部被严肃处理。  两年之后的1984年,郭建民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停发工资,六年后大女儿郭桂芳离奇失踪。尽管郭建民很快恢复了党籍,重新调动了工作,但女儿至今毫无音讯。  4月3日,肥乡县警方对《法制晚报》记者表示,并无此事的报案记录,也未立案。  当地法院去年2月宣告郭桂芳死亡。 今年3月份,记者查询发现,该失踪信息被录入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  1月9日,郭建民的二儿子郭会增已记不清多少次来到肥乡县公安局,打探有关姐姐郭桂芳的消息。  面对再一次的没有结果,他仿佛早已习惯,可还是不忍心将它告诉82岁高龄且患有老年痴呆的父亲和76岁的老母亲。  1990年6月16日晚,姐姐郭桂芳安顿好不足3岁的儿子,到距家不远的农业局里值夜班,第二天她竟神秘失踪了。他回忆,当日父亲郭建民和母亲蔡朋娥曾到肥乡县公安局报案。  在郭会增眼里,事发前8年的河北肥乡事件,即父亲不顾个人安危向新华社记者反映肥乡选举的真相,得罪了一批人。“姐姐郭桂芳失踪25年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应该和父亲仗义执言反腐有很大关系。”他说。  1982年,肥乡党代会期间,时任县委书记意外落选。时任肥乡县常耳寨公社书记的郭建民发现,这次选举当中存在很多极不正常的现象和违反民主选举的因素。于是他向时任新华社河北分社的记者赵德润如实进行了反映,揭露了选举的内幕和真相。  在掌握了大量详实材料后,赵德润写了一篇名为《肥乡县少数人用文化大革命手法把县委书记搞下台》的内参迅速上报中央,引起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中央领导为此还作了批示。中央成立专案组进驻肥乡,几十名县(乡)级领导干部因此受到了严肃处理。  在党中央的介入下,肥乡事件得到妥善解决,落选的县委书记恢复了职务。  今年3月25日,后任光明日报社副总编辑,现任中央文史馆馆员的赵德润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回忆:“如果不是郭建民不顾个人安危仗义执言,如实向我讲述肥乡事件的真相,就揭不开当年肥乡选举的黑幕,郭建民也就不会得罪那么多的领导干部。”  “郭建民是反腐败的老英雄,真英雄。”赵德润说。  在郭会增的记忆中,父亲在上世纪60年代因表现突出,事迹被刊登在《河北日报》上。作为河北省劳模,父亲曾是全家人的骄傲。举报肥乡事件以后,一家人却从此天天为父亲感到担心。  他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在父亲向新华社反映了肥乡事件真相之后,一家人从此“厄运不断”:1984年父亲被开除党籍,撤销了职务,停发了工资。“更让人难以承受的是,当年姐姐郭桂芳因支持父亲反映问题并常帮父亲写材料,曾被无故辞退不说,1990年神秘失踪至今仍然是毫无音讯。”  据本报记者了解,经郭建民本人不断申诉,上级部门高度重视并认真调查,于1986年调郭建民到县农业局技术站工作至其退休,停发的工资随后也全部补回。  关于郭建民的党籍,原肥乡县政协法制提案委员会主任王庆堂证实:“1987年肥乡县委宣传部的党组织会上,宣读了县委的通知文件,恢复了郭建民的党籍。”  1月5日,记者见到郭建民时,他已不能正常地与人进行语言交流。此前他曾几次脑出血,出现了间歇性的阿尔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  郭建民老伴蔡朋娥说,女儿郭桂芳失踪后,25年来,家人除在肥乡县及河北省多家电视台发布寻人启事外,还在邯郸、邢台、秦皇岛、石家庄、北京、郑州等地留下了寻找女儿下落的足迹。“家人一直都希望她有一天能突然回来,可从当年报案至今25年了,女儿是死是活,谁都不知道。”她说。  去年11月,赵德润收到郭建民和蔡朋娥寄来的一封名为《女儿人命关天 请求依法办事》的求助信。  赵德润告诉《法制晚报》记者:“郭建民心里很苦,寻找失踪女儿25年无果,是他的一个心结。”  赵德润认为,无论是为郭建民,还是作为一名记者的职业责任感,自己作为当年事件的亲身经历者,都有必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为其女儿失踪一事进行呼吁。  “郭桂芳离奇失踪20多年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令人不解,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件事情,是为了正义和一个老记者的良知。”赵德润表示。  赵德润说:“1984年4月,当时的肥乡县委主要领导打电话给县农业局局长,在没有给出任何原因的情况下就将郭桂芳辞退。后来获知这个事情后,还是我打电话给当时的肥乡县有关领导进行干预,她才被重新恢复工作。但6年后,郭桂芳就离奇失踪了。”  郭桂芳蹊跷失踪20多年后,蔡朋娥向法院申请郭桂芳死亡。2014年2月,肥乡县人民法院依法宣告郭桂芳死亡。  赵德润认为:“一个失踪案,长达24年没有明确的调查处理,关于她女儿的下落,家人也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答复。她这样做实际上是无奈之举。”   对于郭桂芳失踪多年是否立案调查的问题,1月12日,《法制晚报》记者向肥乡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袁晓雷求证,他向记者回应:“案件发生时间太长,等情况了解清楚了再给答复。”  4月3日,他给记者的答复是:关于郭桂芳失踪案确实至今没有立案,不过没立案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87条规定,该案件已过了20年追诉期。  关于郭桂芳失踪时是否报案的问题,郭会增称,“当得知郭桂芳失踪后父母就到公安局报了案。”针对郭会增的说法,袁晓雷告诉记者,“我们查了当年的报案记录,没有发现该案的报案记录,我们认为当事人家人当年没报案。也可以说,该失踪案发生的20多年间,郭桂芳的家人就没有找过公安局,公安局不知道此事。”  袁晓雷还告诉《法制晚报》记者,肥乡县公安局于去年10月抽了郭桂芳儿子和丈夫的血样,并把郭桂芳的有关信息录入了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  今年3月份,记者查询发现,郭桂芳(系统内为郭规芳)失踪的相关信息的确已于去年11月被录入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

台北孙中山纪念馆被指无偿用地 遭市府讨盈余

中新网5月3日电 据台湾TVBS电视台报道,近10年来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成了大陆游客最爱,不管是馆内的纪念品店,还是委外经营的停车场、冰淇淋店都相当有赚头,但土地所有权台北市府占7成,租金却从来没进市库,孙中山纪念馆自称没钱,却被发现每年光馆内盈余就高达2500万(新台币,下同),面对财政局抗议“即使无偿使用,有盈余就该依比例缴回市库”,孙中山纪念馆承诺会再协调。  每到假日,孙中山纪念馆挤满人,每个旗子后头跟着一团团大陆游客,人潮带钱潮,不只馆内纪念品店有赚头,周边更是商机无限,像紧邻翠湖而开的这间美式冰淇淋店,人潮满满,但是…  台湾TVBS记者称,孙中山纪念馆旁有间冰淇淋店,年营业额上百万,但在台北市有土地营业,年营业额却不是缴给市府。  孙中山纪念馆土地所有权,台北市府占7成、“中央”3成,但冰淇淋店每个月租金30万,一年360万都缴给了孙中山纪念馆,另外光复南路上的公有停车场。  位于黄金路段,实际观察5分钟内,吸引超过5台车抢停,每个小时收费40元,一年营收平均1900万,但一个月130万的租金也没入市库。  台北市财政局局长苏建荣指出,孙中山纪念馆做营业使用,依照规定,应该要一部分缴回市库。  财政局长称当初基于文教用途,拨递给孙中山纪念馆无偿使用,依法规只要有营业,但孙中山纪念馆每年喊没钱,实际上一查,每年盈余高达2500万。  对于市府要求“使用者付费”,孙中山纪念馆发声明承诺愿意配合,会再进一步跟财政局协商。(原标题:孙中山纪念馆被指无偿用地 台北市政府讨钱(图))编辑:

终于回国了,感到踏实了。出逃这四年,我一直惶恐不安,夜不能寐,总梦见自己被抓进牢房里。别人出国是旅游,我做了亏心事,出了国也提心吊胆。去年我的父亲去世,我也没能回来尽孝,觉得很对不住家人。我对自己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非常悔恨。我愿意回国接受调查,早日交代清楚自己的罪行,改过自新。——李华波接受采访  京华时报讯(记者杨凤临) 昨天下午3时29分,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经过4年多持之以恒的追逃,潜逃新加坡的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李华波被遣返回国,检察机关随即向其宣读了上饶市人民检察院逮捕决定书并交付执行。晚7时15分,江西检察人员乘坐CA1581次航班将李华波押解回江西。据悉,这是全国检察机关开展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专项行动中首个成功的国际执法合作案件。    李华波,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号码A-1256/2-2011,涉嫌贪污公款9400万元,2011年1月潜逃至新加坡。2011年2月13日,李华波因涉嫌贪污罪被鄱阳县检察院立案侦查。检察机关查明,2006年至2010年间,李华波利用职务便利,伙同他人先后多次骗取鄱阳县财政局的基建专项资金共计9400万元,并将个人分得的约7200万元赃款中的2900余万元转移至新加坡,其余款项用于到澳门赌博、个人消费等。  李华波案发生后,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高度重视,组织检察、外交、公安等部门立即启动了追逃追赃工作,多部门组成工作组先后8次赴新加坡进行磋商。  经过不懈努力,中新两国在没有缔结引渡条约的情况下积极开展司法执法合作。中方向新方提出司法协助请求,提供有力证据,由新方冻结了李华波涉案资产,对李华波实行了逮捕、起诉,以“不诚实接受偷窃财产罪”判处其15个月有期徒刑,并在李华波在服完三分之二刑期当天将其遣返回国,检察机关将依法对其进行侦查。  李华波在公开曝光的百名外逃人员红色通缉令中排名第二。    昨天下午4时,鄱阳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肖连华向李华波宣读了上饶市人民检察院逮捕决定书并交付执行。晚7时15分,李华波从机场被押解回江西。李华波归案后,检察机关将依法讯问李华波,进一步完善证据,侦查终结后依法对其提起公诉。  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负责人表示,李华波被遣返回国再次证明我们说的“腐败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们追回来绳之以法”绝不是一句空话。    李华波于2011年1月30日潜逃至新加坡,逃离前留给了单位领导两封信,说他贪污了很多公款,已经出国。李华波的“来函”瞬间轰动了鄱阳这个百万余人口的全国贫困县。经查,李华波在出逃前就已经办好了新加坡永久居民身份。我国通过国际刑警组织立刻对李华波发出了红色通缉令。    反腐败追逃追赃专家、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黄风作为特邀专家,参与了李华波案国际司法合作的诸多环节。他说,李华波案件是中新两国依据《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践行《北京反腐败宣言》开展追逃追赃的成功案例。一方面,我国检察机关通过支持新加坡检察机关对李华波的刑事追诉,使得李在逃匿地受到逮捕、起诉,因“不诚实接受偷窃财产罪”被判处15个月有期徒刑,导致其在新加坡合法居留权丧失;另一方面,向新加坡有关方面提出司法协助请求,及时对李华波转移到新加坡的违法所得采取冻结、扣押措施。    2013年1月1日,经过第二次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正式颁布实施。这是中国履行已批准生效的《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等国际公约义务的一项具体立法措施。公约要求各缔约国“考虑采取必要的措施,以便在因为犯罪人死亡、潜逃或者缺席而无法对其起诉的情形或者其他有关情形下,能够不经过刑事定罪而没收这类财产”。  新刑诉法生效后,李华波案成为运用这一程序追缴外逃分子赃款的第一案。    黄风评价,一旦新加坡方按照裁定返还资产,将对未来追缴外逃赃款的法律诉讼起到示范效应,解决了原刑诉法普通刑事诉讼没收程序中的法律障碍。    2012年11月8日下午,新加坡初级法院,李华波案庭审现场,来自中国江西鄱阳县检察院的证人许轶峰作为检方证人出庭作证。  黄风介绍,许轶峰等人协助新方指控李华波涉新犯罪,使得李华波案成为目前我国唯一的集追逃、追赃、异地追诉这“三追”于一体的特殊案例。    黄风指出,当引渡或者移民法遣返遇到重大法律困难时,有时需要借助外国司法机关的力量对逃犯实行异地追诉。这样做可以产生两大效果,一是不让逃犯逍遥法外,二是创造将其遣返回国的法律条件。《人民日报》新闻客户端(原标题:2号追逃嫌犯被遣返)编辑:

台海网5月2日讯 国民党主席朱立伦2日上午9点,在桃园机场搭机前往上海,预计5月3日出席上海国共论坛与4日在北京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会见。手拿护照的朱立伦上午没有走贵宾通道,按照一般程序走电子通关,进入闸口,接受电脑的人脸辨识,只花20秒就顺利通关,并向在场守候的媒体和现场的民众挥手致意。  据中评社报道,许多旅客见到朱立伦,大喊加油并忙着拍照。朱立伦搭乘上午10:10的长荣班机飞往上海,他自己拉着蓝色小皮箱先进入长荣航空贵宾室休息,没有发表公开说话。  这次国共论坛国民党访问团成员115人,其中包括副主席黄敏惠、秘书长李四川、政策会执行长赖士葆、副秘书长黄昭顺、副秘书长江政彦、主席特别顾问兼大陆事务部主任高孔廉、文传会主委林奕桦。政府官员有智慧财产局局长等6人。没有台湾企业家大老随团参加。  朱立伦预定5月2日中午12点5分抵达上海浦东机场,下午参观复旦大学校史馆、与青年朋友有约,接受媒体联访,晚上与俞正声见面。  5月3日朱立伦出席国共论坛开幕式后,接受媒体联访,接下来出席与台商朋友有约活动。下午搭机前往北京,晚上与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见面。  朱立伦预定5月4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与习近平见面,会后举行朱习会记者会;下午前往北京大学参观,与校长会谈,以及与北大师生座谈,然后转赴香山,拜谒孙中山衣冠冢,随后搭机返回台湾,晚间11时40分接受媒体联访,说明此行成果。 来源:

中心网西宁4月18日电 (张海雯)18日记者从青海省地震局核实,在微信朋友圈中广泛传播的“青海省西宁市18日22时至次日03时有7.6级地震”为虚假信息。  18日,有人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出“地震监测预报中心发出通知”。此消息称:“地震监测预报中心发出通知,今晚10:00到3:00青海西宁有7.6级,地震根据中国地震局的数据,此次地震的面波震级达8.0Ms、矩震级达8.3Mw(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矩震级为7.9Mw),破坏地区超过6万平方千米。地震烈度可能达到9度。地震波及可能涉及到湟中,大通,湟源,平安,乐都等地区。望大家今晚都迟些休息,注意生命安全。”  网友“独立团1977”发微博截图称,此谣言和17日网传甘肃天水地震谣言一模一样,只是将谣言中的“天水”改成了“西宁”。  还有网友将中国地震台网和西宁市地震局官网截图发在微信朋友圈称,页面并没有相关的所谓预警信息。  随后,记者向青海省地震局核实,“此消息为虚假信息,如有地震,我们和国家地震局会通过正规渠道来发出地震预警,请勿相信此虚假消息!”青海省地震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完)(原标题:青海地震局:网传“青海西宁将发生地震”为虚假信息)编辑:

法制晚报讯(稿件统筹 朱顺忠 深度记者 冯明文) 1982年,时任公社书记的郭建民反映河北省肥乡县党代会期间的非组织选举活动,新华社记者随即以内参形式向党中央报告。当时的中央领导同志作出批示,一大批违法违纪的领导干部被严肃处理。  两年之后的1984年,郭建民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停发工资,六年后大女儿郭桂芳离奇失踪。尽管郭建民很快恢复了党籍,重新调动了工作,但女儿至今毫无音讯。  4月3日,肥乡县警方对《法制晚报》记者表示,并无此事的报案记录,也未立案。  当地法院去年2月宣告郭桂芳死亡。 今年3月份,记者查询发现,该失踪信息被录入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  1月9日,郭建民的二儿子郭会增已记不清多少次来到肥乡县公安局,打探有关姐姐郭桂芳的消息。  面对再一次的没有结果,他仿佛早已习惯,可还是不忍心将它告诉82岁高龄且患有老年痴呆的父亲和76岁的老母亲。  1990年6月16日晚,姐姐郭桂芳安顿好不足3岁的儿子,到距家不远的农业局里值夜班,第二天她竟神秘失踪了。他回忆,当日父亲郭建民和母亲蔡朋娥曾到肥乡县公安局报案。  在郭会增眼里,事发前8年的河北肥乡事件,即父亲不顾个人安危向新华社记者反映肥乡选举的真相,得罪了一批人。“姐姐郭桂芳失踪25年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应该和父亲仗义执言反腐有很大关系。”他说。  1982年,肥乡党代会期间,时任县委书记意外落选。时任肥乡县常耳寨公社书记的郭建民发现,这次选举当中存在很多极不正常的现象和违反民主选举的因素。于是他向时任新华社河北分社的记者赵德润如实进行了反映,揭露了选举的内幕和真相。  在掌握了大量详实材料后,赵德润写了一篇名为《肥乡县少数人用文化大革命手法把县委书记搞下台》的内参迅速上报中央,引起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中央领导为此还作了批示。中央成立专案组进驻肥乡,几十名县(乡)级领导干部因此受到了严肃处理。  在党中央的介入下,肥乡事件得到妥善解决,落选的县委书记恢复了职务。  今年3月25日,后任光明日报社副总编辑,现任中央文史馆馆员的赵德润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回忆:“如果不是郭建民不顾个人安危仗义执言,如实向我讲述肥乡事件的真相,就揭不开当年肥乡选举的黑幕,郭建民也就不会得罪那么多的领导干部。”  “郭建民是反腐败的老英雄,真英雄。”赵德润说。  在郭会增的记忆中,父亲在上世纪60年代因表现突出,事迹被刊登在《河北日报》上。作为河北省劳模,父亲曾是全家人的骄傲。举报肥乡事件以后,一家人却从此天天为父亲感到担心。  他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在父亲向新华社反映了肥乡事件真相之后,一家人从此“厄运不断”:1984年父亲被开除党籍,撤销了职务,停发了工资。“更让人难以承受的是,当年姐姐郭桂芳因支持父亲反映问题并常帮父亲写材料,曾被无故辞退不说,1990年神秘失踪至今仍然是毫无音讯。”  据本报记者了解,经郭建民本人不断申诉,上级部门高度重视并认真调查,于1986年调郭建民到县农业局技术站工作至其退休,停发的工资随后也全部补回。  关于郭建民的党籍,原肥乡县政协法制提案委员会主任王庆堂证实:“1987年肥乡县委宣传部的党组织会上,宣读了县委的通知文件,恢复了郭建民的党籍。”  1月5日,记者见到郭建民时,他已不能正常地与人进行语言交流。此前他曾几次脑出血,出现了间歇性的阿尔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  郭建民老伴蔡朋娥说,女儿郭桂芳失踪后,25年来,家人除在肥乡县及河北省多家电视台发布寻人启事外,还在邯郸、邢台、秦皇岛、石家庄、北京、郑州等地留下了寻找女儿下落的足迹。“家人一直都希望她有一天能突然回来,可从当年报案至今25年了,女儿是死是活,谁都不知道。”她说。  去年11月,赵德润收到郭建民和蔡朋娥寄来的一封名为《女儿人命关天 请求依法办事》的求助信。  赵德润告诉《法制晚报》记者:“郭建民心里很苦,寻找失踪女儿25年无果,是他的一个心结。”  赵德润认为,无论是为郭建民,还是作为一名记者的职业责任感,自己作为当年事件的亲身经历者,都有必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为其女儿失踪一事进行呼吁。  “郭桂芳离奇失踪20多年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令人不解,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件事情,是为了正义和一个老记者的良知。”赵德润表示。  赵德润说:“1984年4月,当时的肥乡县委主要领导打电话给县农业局局长,在没有给出任何原因的情况下就将郭桂芳辞退。后来获知这个事情后,还是我打电话给当时的肥乡县有关领导进行干预,她才被重新恢复工作。但6年后,郭桂芳就离奇失踪了。”  郭桂芳蹊跷失踪20多年后,蔡朋娥向法院申请郭桂芳死亡。2014年2月,肥乡县人民法院依法宣告郭桂芳死亡。  赵德润认为:“一个失踪案,长达24年没有明确的调查处理,关于她女儿的下落,家人也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答复。她这样做实际上是无奈之举。”   对于郭桂芳失踪多年是否立案调查的问题,1月12日,《法制晚报》记者向肥乡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袁晓雷求证,他向记者回应:“案件发生时间太长,等情况了解清楚了再给答复。”  4月3日,他给记者的答复是:关于郭桂芳失踪案确实至今没有立案,不过没立案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87条规定,该案件已过了20年追诉期。  关于郭桂芳失踪时是否报案的问题,郭会增称,“当得知郭桂芳失踪后父母就到公安局报了案。”针对郭会增的说法,袁晓雷告诉记者,“我们查了当年的报案记录,没有发现该案的报案记录,我们认为当事人家人当年没报案。也可以说,该失踪案发生的20多年间,郭桂芳的家人就没有找过公安局,公安局不知道此事。”  袁晓雷还告诉《法制晚报》记者,肥乡县公安局于去年10月抽了郭桂芳儿子和丈夫的血样,并把郭桂芳的有关信息录入了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  今年3月份,记者查询发现,郭桂芳(系统内为郭规芳)失踪的相关信息的确已于去年11月被录入全国失踪人员信息系统。

分类:情感

时间:2016-03-08 02:29:01